特斯拉回應了特斯拉及特斯拉對外事務副總裁陶琳被安陽車主張女士起訴名譽侵權一事,稱面對張女士提起的訴訟,特斯拉會依法應訴。同時,特斯拉也會繼續全力推動車輛檢測事宜,給所有關注該事件的公眾一個交代。

截至目前,張女士一直不同意接受相關部門指定或監督下的有資質的第三方檢測。

事故發生時駕駛員是張女士的父親,但其父親本人并未出面說明當時的駕駛情況。張女士在事故發生時據其描述“正在車上玩手機”,截至目前,關于我們“剎車失靈”的指控為張女士口頭描述,未有相關第三方認可的有效證據。

關于張女士提起的訴訟,我們會依法應訴。相信法律一定會給出一個公平公正的判決。

以下是特斯拉回應全文:

我們注意到,上海車展“維權”張女士向特斯拉及我司陶琳女士提起訴訟。

我們一直以產品質量問題為重點,全力推動車輛進行相關部門指定或監督下的第三方權威機構的檢測事宜,爭取幫助張女士盡快回歸正常生活。

但截至目前,張女士一直不同意接受相關部門指定或監督下的有資質的第三方檢測。

事故發生時駕駛員是張女士的父親,但其父親本人并未出面說明當時的駕駛情況。張女士在事故發生時據其描述“正在車上玩手機”,截至目前,關于我們“剎車失靈”的指控為張女士口頭描述,未有相關第三方認可的有效證據。

近2個月以來,我們始終與張女士積極溝通,真誠希望幫助其解決問題,政府有關部門也進行過多次調解,但在多方竭盡所能之下,張女士至今仍未同意分析車輛上的EDR數據以找出真相。

當前,為全體特斯拉車主提供更好的服務是我們工作的重中之重。

關于張女士提起的訴訟,我們會依法應訴。相信法律一定會給出一個公平公正的判決。

同時,我們也會繼續全力推動車輛檢測事宜,給所有關注該事件的公眾一個交代。

維權女車主丈夫回應起訴特斯拉副總裁:這才是第一集,要整就整連續劇

#維權女車主丈夫回應起訴特斯拉副總裁#:這才是第一集,要整就整連續劇(來源:網易財經綜合)

5月6日,武漢晨報記者從河南特斯拉維權女車主丈夫處獲悉,車主張女士夫婦已正式向法院提起民事訴訟,起訴特斯拉(上海)有限公司、特斯拉(北京)有限公司以及特斯拉公司全球副總裁陶琳。晚間,車主張女士的丈夫稱,先就侵害名譽一事起訴,“這才是第一集”,之后他們會再起訴事故車輛、剎車失靈的問題,“一點兒一點兒跟他來,要整就給他整連續劇。”

特斯拉"車頂維權"女車主:從未后悔一定會維權到底

“向特斯拉維權,我從未后悔過。當時采取的行為方式有點過激,我在行政拘留的五天時間里深刻反省過,在未來的維權過程中,會更注意方式方法。”4月29日晚間,在距離特斯拉體驗中心(鄭州福塔店)不到500米的賓館里,《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見到了在上海車展期間進行“車頂維權”的當事人——特斯拉女車主張靚(化名)。

張靚稱,在行政拘留的五天時間里,她一口飯也沒吃,餓了就喝水。“根本吃不下飯。我買了一輛車,沒想到把自己買‘進去’了。”張靚對記者表示,當時是因為喜歡特斯拉,“粉”他們家的車,買了車后還喜洋洋自拍,并推薦其他朋友購買。

記者了解到,4月28日~4月30日,張靚夫婦連續三天前往鄭州市市場監督管理局和鄭州市鄭東新區市場監督管理局進行相關事宜的溝通。“我現在的訴求就是,找到事情真相,維權到底。”張靚說。

“自稱懷孕”系自保?

“兩個月的維權事件,我經歷了太多太多,我的生活已經完全被特斯拉給改寫了。”張靚說。

今年上海車展首日,張靚身穿“剎車失靈”字樣T恤站在特斯拉車頂高喊“特斯拉剎車失靈”。因維權行為過激,張靚被上海警方通告因擾亂公共秩序被處以行政拘留五日。

張靚表示,從3月27日至4月19日,特斯拉方面沒有主動跟她聯系過。“他們連一個電話、一條微信都沒有。最初我決定去上海維權,就想去找特斯拉領導溝通,面對面直接解決這件事。到了現場之后,就聽到保安在對講機里說‘維權車主來了’,卻沒有工作人員出來對接,情急之下我就站上了車頂。”張靚說。

“關于‘自稱懷孕’,我確實有說過這個話。當時那種場面,作為一名女生,我也擔心和害怕自己會受傷害,所以就說了那句話。”張靚稱。

據了解,事故發生后,張靚第一時間聯系了特斯拉,并到鄭州福塔店進行了溝通。“他們每次的回答都只有一個:我們店是特斯拉的直營店,總部在上海,需要跟上??偛康念I導申請才能回復。”張靚表示,復讀機式的答復,讓她看不到希望,所以才最終決定去上海直接找特斯拉領導面談。

值得一提的是,特斯拉在最新發布的聲明中表示,“自2月至今,我們一直都在盡最大努力與張女士及其家屬積極溝通。”

“從事故發生至今,我們始終是主動方,有段時間,我每天上午到特斯拉店里報到,下午6點離開,比店內銷售上班還準時。我反復索要數據,但特斯拉工作人員都沒有能給出答復。”張靚表示。

車主質疑數據,提出三點訴求

值得注意的是,隨著“車頂維權”事件的發酵,特斯拉被責令向車主提供車輛數據。最終,在4月22日,特斯拉對外發布了張靚車輛發生事故前1分鐘的數據,并作出一份文字說明。

上述聲明顯示,在駕駛員最后一次踩下制動踏板時,車輛時速為118.5千米每小時。駕駛員踩下制動踏板后,車速持續降低,發生碰撞前,車速降低至48.5千米每小時。

“我是眼睜睜看著車輛因‘剎車失靈’直接撞上前面車輛,最后撞在水泥防護欄上停下來的。特斯拉所說的車輛存在超速和違章僅是他們單方面的說辭,交警并沒有這么下定論。我父親是擁有35年駕齡的老司機,最基本的交通規則還是懂的,更不會拿一家人的生命開玩笑。”張靚稱。

對于特斯拉反饋的“事發時車主在副駕駛上玩手機”一說,張靚表示,在聽到父親大喊一聲‘剎車失靈’前,她確實是在玩手機。“但在聽到我父親大喊‘剎車失靈’后,我就看到我父親踩了兩腳剎車后,車輛并沒有制動,而是依然像子彈一樣向前沖去。”張靚表示。

“特斯拉未經我本人及我家人的允許,就對外發布車輛行車數據,已經嚴重侵犯了我個人隱私。雖然打印出來的數據有一沓,但特斯拉提供的數據中缺少剎車踏板位移、油門踏板位移、電機扭矩等多項關鍵數據。”張靚認為,近期雖然特斯拉連續發表了多條官方聲明,但對其要求的提供事故前半個小時內完整行車數據的訴求,始終沒有正面回應。

不僅如此,張靚認為,特斯拉連續發布道歉聲明主要是為了回應公眾的議論,而非為滿足她個人的訴求。“特斯拉在第一次對外發布道歉聲明后,第二天下午(4月21日)就來找我,說我把展廳的車踩壞了,問我愿不愿意賠償。”張靚說。

記者了解到,從4月28日開始,鄭東新區市場監督管理局再次對雙方進行進一步協調和溝通。“前兩天監管局都是在與張女士(張靚)夫婦溝通,并了解其需求。今天(4月30日)涉事雙方正式碰面,進行了簡單溝通,具體溝通結果如何,還不得而知。”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知情人士告訴記者。

“目前,公司與車主雙方仍是以調解為主。我們也希望能盡快解決這件事,越快推進第三方檢測越好。”特斯拉中國相關負責人表示。

面對記者,張靚表達了自己的訴求。“首先,特斯拉全球副總裁陶琳公開場合說我向特斯拉索要巨額賠償。我希望她能拿出證據來。如果拿不出證據,她需要給我公開賠禮道歉;其次,特斯拉至今沒有提供完整數據,我需要他們盡快提供事故前半個小時內完整原始行車數據,正面回應我的質疑,履行自己的承諾;對于特斯拉未經我允許就對外發布行車數據侵犯個人隱私權等問題,我希望在政府相關部門協調下,個人權益能得到相應保障。”張靚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