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崗計劃”對我國中西部農村教師轉型換代起到了重大的作用,是我國中西部地區落實農村義務教育發展保障機制的重要舉措;通過“特崗計劃”直接或間接補充了大量學歷高、待遇保障齊全的新一代農村教師。

王海山 庫倫旗教育體育局副局長

春回大地,內蒙古自治區通遼市庫倫旗迎來了脫貧攻堅全面勝利的第一個春天,廣袤土地上處處煥發著生機。記者走進六家子鎮學校,發現身著統一校服的孩子們沐浴著春風歡快地奔跑在操場上。

已經在六家子鎮學校就職3年的特設崗位英語教師齊思媛通過不斷實踐和改良,將漢語、英語結合授課的模式變為了現在的全程英語授課。這種轉變,營造了良好的授課氛圍,不僅受到了孩子們的歡迎,更提高了授課質量。

在全面推進鄉村振興戰略的進程中,補齊短板、增強農村義務教育發展供給力度是極其重要一環。近日,教育部、財政部聯合下發《關于做好2021年農村義務教育階段學校教師特設崗位計劃實施工作的通知》,計劃在全國全年招聘特崗教師84330名。

“‘特崗計劃’招聘規模的不斷擴大,彰顯出中央對提升中西部地區農村義務教育水平、全面推進實施鄉村振興戰略和實現農業農村現代化的決心和力度。”說到“特崗計劃”,庫倫旗教育體育局副局長王海山這樣說。

特崗教師成農村義務教育主力軍

“特崗計劃”由中央財政設立專項資金,用于特設崗位教師的工資性支出,并通過公開招募高校畢業生到西部“兩基”攻堅縣及縣以下農村義務教育階段學校任教,引導和鼓勵高校畢業生從事農村教育工作,創新農村學校教師補充機制,逐步解決農村師資總量不足和結構不合理等問題,提高農村教師隊伍的整體素質。

2006年,教育部等四部門聯合啟動實施“特崗計劃”,公開招聘高校畢業生到西部農村學校任教。2009年,在試點工作的基礎上繼續擴大實施“特崗計劃”,實施范圍由12個省區和新疆生產建設兵團“兩基”攻堅縣擴大到中西部地區22個省區的國家扶貧開發工作重點縣。

2006—2009年,全國共招聘特崗教師約12.4萬人。其中,初中教師7.8萬人,小學教師4.6萬人,覆蓋900多個縣的8000多所學校。

2020年,“特崗計劃”優先滿足“三區三州”等深度貧困地區縣,特別是52個脫貧攻堅掛牌督戰縣以及此前新冠肺炎疫情嚴重地區縣村小、教學點的教師補充需求。

值得一提的是,在2020年脫貧攻堅勝利之前,“特崗計劃”百分之百地覆蓋了國貧縣、“兩基”攻堅縣、災區縣和邊境縣,對少數民族自治貧困縣覆蓋率達到78.3%,在革命老區覆蓋率為79.6%。

“多年來,‘特崗計劃’對我國中西部農村教師轉型換代起到了重大的作用,是我國中西部地區落實農村義務教育發展保障機制的重要舉措;通過‘特崗計劃’直接或間接補充了大量學歷高、待遇保障齊全的新一代農村教師。”王海山告訴記者。

以制度創新避免教師資源流失

2016年,國務院發布《關于加快中西部教育發展的指導意見》,要求通過調整資源配置方式,確保到2020年中西部所有地區的教育發展達到與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相一致的水平。

長期以來,教育成為制約農村發展的短板,這是一個不能否認的事實。

隨著城鎮化進程的加快,農村地區人口迅速被“虹吸”,學校里的學生越來越少。與此同時,城鎮及城市學校對農村特崗教師進行挖掘,也讓鄉村師資大量流失。

寧夏海原縣李旺中學化學教師朱紅霞已經在鄉村學校執教9年。她認為,要讓特崗教師留得下、待得住,首先必須在教育的評價體系、結構體系和管理體系上進行改革,“老師心里踏實了,沒有后顧之憂,才能把工作干好,農村教育才有前景和希望”。

2021年全新的“特崗計劃”強調,“要強化主體責任,確保特崗教師工資按時足額發放,按規定參加社會保險,同等條件下在職稱評聘、評先評優、年度考核等方面享受與當地公辦學校在編教師同等待遇。保證三年服務期滿、考核合格且愿意留任的特崗教師及時入編并落實工作崗位,做好相關人事、工資關系等接轉工作,連續計算工齡、教齡,不再實行試用期。按照國家有關規定落實好服務期滿特崗教師相關優惠政策”。資金到位及時,制度保障全面,毫無疑問,這些改變讓堅守崗位和即將上崗的特崗教師們為之一振。

“特崗計劃”實施后,我國中西部地區鄉村教師短缺問題得以緩解,鄉村教師整體質量得以提升,鄉村教師隊伍結構得以優化,有效的農村教師補充機制得以構建,農村學校教育面貌得以改觀,農村學校和社會的活力正在呈現。

為改變農村落后面貌奠定基礎

以“特崗計劃”為依托,從根本上改變農村義務教育落后的局面,還有很多困難需要克服。

“音體美學科嚴重不足,外語也有待加強,心理教育幾乎為零。”新疆阿克蘇地區庫車縣某鄉鎮中心小學教師陳晨告訴記者。

陳晨的工作地點在南疆,教育水平相對落后。她所在的學校在課程設置方面,語文、數學、英語三門主科正常,但音樂、美術、體育課程設置不足。而在陳晨看來,這些課程恰恰又是處在這個年齡段的孩子最需要的,“想要教育的均衡,首先要有農村教育的全面”。

“體育課一定要多上,讓娃娃多活動才能長身體;美術音樂,可以陶冶情操,培養綜合素質。但在我們學校,這些課因為缺老師或者缺設備,變得時有時無。”陳晨說。

有心理教育資格證的陳晨還特別提到,鄉村學校的心理教育亟待加強,而在這方面,絕大多數學校還都是一片空白。

不過,讓陳晨感到欣慰的是,自從特崗教師加入鄉村教育服務隊伍后,她發現孩子們的學習成績、人際關系以及幸福指數都有了很大提升。

王海山向記者透露:“加快提升農村義務教育水平,是全面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的內在要求。今年開始,庫倫旗將依托‘特崗計劃’,把音體美和心理健康教師資源向偏遠地區進行傾斜,重視音體美、心理健康等教師素質,促進學生‘五育’并舉,滿足農村學校的基本需求,進一步提升農村牧區教師隊伍整體素質,提高農村牧區教育教學質量。”

據統計,“特崗計劃”制度實施以來,共解決約95萬人的就業問題,95%以上的特崗教師在鄉鎮及以下學校任教,其中30%在村小和教學點工作,直接服務于我國邊遠貧困地區義務教育最薄弱的區域和人群。

王海山表示,從根本上改變農村教育的落后面貌,教育工作者還有很長的路要走,但是“特崗計劃”已經奠定了堅實的基礎,只要堅定不移貫徹落實這項制度,攻堅克難,銳意創新,則未來可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