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故事】

一長執兩校、教育集團化、深度聯盟、學區制、城鄉一體化學校……對這些教改名詞,全國政協委員、北京市東城區史家教育集團校長王歡如數家珍。這些名詞,既勾勒出史家小學近些年發展的歷史,也是北京市推進教育公平、讓優質教育資源走進尋常百姓家努力的寫照。

如今,這些教育改革成果讓老百姓收獲了結結實實的幸福感。家長不愁了,孩子在家門口就能上好學校。學生學得好,課堂從學校延伸到社會,博物館成為新課堂。

2014年,史家小學作為北京推進優質教育資源改革試點,把周邊的10個片區納入招生范圍。

擴大招生學區片后,片區內有一位老人是低保戶,她的一對雙胞胎外孫女、外孫子因此進入了史家小學。她十分激動,在學校門口見到王歡就說:“王校長,我不花錢不求人,晚輩也能上好學校。我見不到總書記,我見到您,就把我對總書記的感謝說出來,我要感謝黨,感謝政府。”

在今年全國政協會議的醫藥衛生界、教育界委員聯組會上,王歡把老人的這番肺腑之言帶給了總書記。

讓孩子在家門口就能上好學校,努力去解決老百姓擇校難的問題。而孩子進入學校后,如何學得好,健康成長,讓家長、孩子都有獲得感、幸福感,是另一個關鍵的問題。

“這個新時代,是我國日益走近世界舞臺中央、不斷為人類作出更大貢獻的時代。”在黨的十九大報告中,這句話讓王歡心潮澎湃。她想,在新時代,我們的教育是不是也日益走近世界舞臺中央呢?

幾年前,北京市中小學開始了一項課程改革,讓不低于10%的課時用于開展校內外綜合實踐活動課程,以撬動其他課程改革。“什么是綜合實踐活動課程,當時我們也不明白,但我們的教師有志向,要讓中國教育走到世界前沿。”王歡說,“我們設計的這門課程,要同時具有民族性、體系性、綜合性和開放性。”

史家小學與國家博物館簽約,在學校開設《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博物館綜合實踐課程》。學生每周有半天時間走進國家博物館,學習漢字、服裝服飾、美食美器、樂音辭系四大類課程。王歡認為,這是“在時間的罅隙里,撫摸文化的脈絡”。

11年間,博悟課程走過了從1.0到4.0的躍變過程。“從文物到文化到文明,在這個過程中學習是一種開放的狀態。‘博悟課程’,‘博’是無邊界,指學習內容和方式的豐富。‘悟’是讓學生體驗、參與,最后有所感悟、觸動,學生的學習是活潑的。我們認為,這是一種真正的學習狀態。”王歡說。

課程里有一個主題叫“心有靈犀”。老師先提出問題:心有靈犀的“犀”是犀牛嗎?中國境內現在沒有野生犀牛,那我們老祖宗造字的時候,見過犀牛嗎?學生開始討論,并用各種方式進行調查、學習。最后他們知道這個“犀”就是犀牛,靈犀是犀牛角。孩子們還聯想到現在一些人為了獲取犀牛角、象牙而獵殺動物,從而產生了保護野生動物的感情和行為。

2018年,基礎教育國家級教學成果獎評審,“博悟課程”獲得一等獎。很多國際友好學校的友人到史家小學考察,都體驗過博悟課程。

一位國際友好學校的友人聽完一堂博悟課說:“這節課讓我們感受到了五千年的中華文化,它是一場文化盛宴,這太奢華了!”

那節課上,學生用兩根小棍、一堆線、一次性飯碗,模擬司母戊大方鼎的制作過程。學生思考怎么捆起來更結實,兩個人怎么配合更協調,想象著水是滾燙的鋼水,做模和范?,F在成語說“一模一樣”,其實原來的意思是一個模子一個樣。這個技術現在還應用在航天等多個領域。“我們的課好玩著呢,開闊了學生的視野,給了他們一種認識事物的方式,和歷史性地看待事物、思考問題的方法。”王歡說。

這次校本課程的成功嘗試,讓老師們也深受觸動。如果再用“我講你聽、我說你記”的方式來教學,根本行不通,學生肯定會與時代脫節。這種理念促進了學校其他綜合性課程的開發。

比如“創意+”課程。史家小學每年舉辦“商業挑戰賽”,孩子們成立“公司”,研究一個科技小產品,并由學生投票選出“最佳產品”。剛開始,有家長參與其中,還有賄選的問題。有學生請王歡做他們“公司”的代言人,結果他們在第一輪就被淘汰了。

“我覺得這樣挺好,要培養孩子公正、勤勉的品質,靠實力去做事。在這個過程中,大部分孩子都經歷了多次失敗,這也是一種學習,讓孩子學會如何面對真實的競爭,真正做到學而不厭,挫而不敗。”王歡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