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四川宜賓一院校揭牌成立“宜賓燃面學院”,將開設相關專業,培養科班出身的燃面人才。這條新聞立即引來無數質疑聲,腦洞大開的網友紛紛跟帖:接下來可以開設李莊白肉學院、眉山泡菜學院、云南過橋米線學院、蘭州拉面學院、重慶火鍋學院、成都夫妻肺片學院……網友的提議純屬調侃,不過或許他們不知道的是,類似“燃面學院”這樣的“奇葩”專業早已有之。

此前,湖北潛江一職業技術學校開設“潛江龍蝦學院”,首批職業畢業生剛畢業“便遭哄搶”,其中不乏剛畢業就“月薪過萬”者;湖南岳陽平江縣,開辦備受矚目的辣條專業班,為700億的行業產值添磚加瓦;廣西柳州開辦柳州螺螄粉產業學院,為這一“網紅食品”提供急缺的技術職業人才與合格的產業工人……所以先別著急嘲笑,很多看似嘩眾取寵的專業設置,其背后都有經濟規律和文化脈絡,看似荒唐,實際上存在諸多意義。

各地的食品產業經濟是這些專業學院開辦的直接受益者。類似“宜賓燃面學院”的職業技術學院多集中于餐飲行業,大多采用“原產地政府大力支持+知名食品產業”合作共建的辦學模式,落子地方餐飲產業經濟,為當地企業培養大批急需的餐飲職業技術人才。有市場需求,才有人才需求,這種新形勢的職業教育,其實是在市場倒逼下出現的。宜賓當地的燃面市場規模近百億,是繼宜賓酒、宜賓茶之后的第三張城市名片,正是產業規模的不斷擴大,才對于科班出身,能把握全產業鏈的職業技能人才具有強烈渴求。

某些職業技術專業的設置同樣也是文化傳承的需要。宜賓燃面已經成為一種非物質文化遺產,而其他城市很多類似的食品乃至工藝也都擁有悠久的歷史沿革和地方文化基礎,但非遺項目面臨后繼無人的問題已經越來越顯現。傳統非遺大多需要拜師學藝,憑借“手工作坊”式的“傳幫帶”來持續運行,年輕人不愿意從事這些行業的其中一個原因也是因為拿不到文憑。正規學校教育將這些項目納入主流教育軌道,才能吸引更多年輕人從事這些非遺項目,使得這些項目更好地傳承下去。

面向職業應用的多樣化教育與培訓,同樣利于緩解就業緊張態勢。隨著產業結構升級,很多工廠和行業都出現了“用工荒”問題,而于此同時,很多行業卻看得到就業大軍“千軍萬馬過獨木橋”的場景。產業高質量、多樣化的發展明顯與勞動力結構存在脫節,培養相應人才的職業教育體系,也能不斷助推勞動力結構的轉型升級。當面臨就業的學生都在哀嘆內卷的時候,這些特色美食孵化出龐大的產業規模和較長的產業鏈,為眾多年輕人拓展了特色化的就業渠道,只要肯教、肯學、肯做,未必不能“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狀元”。

當然,也要提醒已經開辦或者擬將開辦類似專業的學校,以務實為要。學校開辦專業的根本目的還是教書育人,給學生以立身處世之本,盲目標新立異不是師者所為。在開辦類似“奇葩專業”時須落到實處,一定要確保有足夠的市場供學生安身立命,這樣才能讓入學學生學有所得,實現別樣的人生突圍。